当前位置: 俄西资讯>社会 >今年最具“鬼魅气息”的惊悚片,一心成魔
今年最具“鬼魅气息”的惊悚片,一心成魔

今年最具“鬼魅气息”的惊悚片,一心成魔

2019-11-06 09:14:04      来源:匿名

近年来,韩国的奇幻系列《与上帝同行》被认为是一部相对成功的作品。

人性、信仰、教派、传说、冒险和科幻小说几乎已经融合成目前最流行的元素,并接近该国的民间传说。

第一部《罪与罚》在韩国票房史上名列第二,成为一部非凡的电影。

在这个系列中,扮演阎罗王的李政宰也被韩国称为“国宝艺术家”。

他有一张冷酷的脸,英勇的武术,一流的表演技巧,被昵称为“沉默的战士”。

今年上半年,由李政宰主演的另一部奇幻电影《索波河》上映,其故事针对的是宗派团体。

目前,这部电影在豆瓣获得了7.1的好评。

在故事中,为一个宗教团体工作的朴牧师因揭露宗教丑闻而出名。

他揭露的新兴宗教团体都被贿赂和潜规则等丑闻所瓦解。

朴牧师的行为不是“非功利的”,但他可以从已建立的宗教团体获得更多的捐赠和补偿。

事实上,朴牧师的行为也是一种赶走金钱、消灭老牌宗教团体的竞争对手,从而寻求个人利益的方式。

最近朴牧师瞄准了一个只有50名追随者的宗教团体。以白鹿为神圣对象的宗教团体看起来对人类和动物无害。

它不收会费,不会对年轻女孩造成任何迫害,甚至帮助生活困难的信徒。

然而,正是这种不赚钱的现象让朴牧师盯着这群人。

他用商人的思维来理解如下:

没有哪个宗教团体没有利益就不能早到,也不受利益的阻碍。

这个团体既不收取会员费,也不存在任何其他差异。相反,这表明这个群体有更大的阴谋,例如在邻近岛国发生的毒气事件。

当帕克牧师紧紧抓住不放时,一对双胞胎在某个国家的故事开始与这个团体联系起来。

双胞胎出生时,一个是怪物,另一个是正常的婴儿。正常的婴儿是残疾的,因为怪物吃了母亲身体里的腿。

婴儿长大后,腿上有一个大伤疤。

她的父母在她出生后不久也去世了,家人将犯罪归咎于怪物的出生。

怪物出生的那天,天空中有一个幻象,所有的害群之马都疯狂地哭了。在农村,这意味着魔鬼诞生了。

因为恶魔不能马上被杀死,女孩的家人只能让它自己死去。

但是我没想到这个怪物会和这个女孩一起长大,直到16号。

由于女孩的出生,处于整个事件中心的宗教团体也逐渐暴露了其目的。

这部以宗教文化为中心的惊悚片没有多少可怕的场景。

然而,它使用内部结构的宗教元素来渲染令人兴奋的气氛。

除了故事轴心,索巴河还通过宗教讽刺了一个社会和宗教本身。

赵牧师的持续兴趣正是电影中所有团队所追求的。

有些团体追求永恒的名声,有些追求经济利益,有些追求权利和地位。

这些基于信仰的团体不仅帮助普通人超越这种生活,获得和平与幸福,而且实现各个团体最高领导人的个人目标。

赵牧师在事件前后的经历也质疑了信仰本身。

朴牧师的一个朋友曾经是一个虔诚的信徒。他的家人都非常虔诚地崇拜他。后来,他的朋友去了南非,独自回来了。

他的妻子、2岁的儿子和新生的女儿都被一名13岁的穆斯林杀害。

当凶手被捕时,他说了“这是上帝的旨意”之类的话。

所谓的上帝意志导致了不同群体之间的冲突。

那些虔诚的崇拜者被其他名为“上帝的意志”的人杀害了。上帝的意志是什么,上帝存在与否,为什么上帝会造成这种人类悲剧?

或者是不同的人假设不同的神为他们自己的利益服务?

在当今自由开放文化的社会,这是一个需要普通人思考的问题。

宗教背后的社会问题也让人们重新思考。

被训练成天王的四个追随者都是被父母遗弃的穷人。追求长生不老的领袖把他们送到不同的地方去杀害1999年出生的女孩,也就是她的天敌。

这些孩子在幼年时就被街头殉难的激情残酷地摧毁了。他们成了永恒人们脚下的垫脚石,牺牲了他们年轻的生命。

被遗弃的孩子被训练成四大天王,1999年出生的无辜女孩都厌倦了这种被称为信仰但实际上是痴迷的邪恶想法。

在一个社会里,当人们被剥夺食物、衣服和住所时,他们会被利用和伤害。

由于社会罪恶,这一备受打击的表演在《宽眼之王》中尤为明显。

他在尘土飞扬的街道上长大,他的父亲邪恶而暴力,并以各种方式虐待他的母亲和儿子。他只是从母亲的晚安歌曲中得到一些安慰。

他的弑父行为无疑是对如此冷酷的社会的反抗,他没有被释放,而是以他父亲的名义落入了另一个陷阱。

他一生受冻,只有他母亲的晚歌能稍微安慰他一下。

双胞胎女孩也有这种感冒。

我的父母在我小的时候就去世了,因为我姐姐被邪灵附身,她全家都躲了起来,有一段时间没有享受到家人的幸福。

姐姐被锁在棚屋里很多年了,甚至连做人的资格都没有。她像动物一样按时进食。此外,全家人都表现出她的异端邪说。

妹妹也独自生活,没有陪伴和爱。在被少年杀死的前夕,妹妹恳求他带走她的生命,这样她就不会再受苦了。

作为故事轴心的东方宗教领袖金基石实现了世俗意义上的不朽。

这是以无数无辜女孩和信徒的生命为代价的。他战胜了时间,成了灯塔。他从不利用别人的生命来塑造他的长身体。

圣经教导的著名的拯救和提升只不过是一个人的想象和贪婪。

那些有悲惨生活经历的人被剥削了,有些人迷恋他编造的前世蓝图,有些人在无知中白白死去。

金基石以自己是上帝而自豪,将那些站在他对面的未知力量进行比较,他们会取代他,把他消灭成蛇。

他肆意杀戮,玩弄生命,但他不知道自己是条蛇。

在故事的结尾,那个被预言将取代金基石的恶魔女孩和那个总是听命于他人的小男孩在一个雪夜死去。

他们的生活很卑微,没有人记得他们。他们生活在社会的黑暗中,不受重视、爱戴和视为异教徒。

唯一的价值是被那些所谓的信仰所利用,然后被摧毁。

他们的信仰是什么,没人知道,他们的要求是什么,没人听。

那个在雪夜死去的男孩,像一个卖火柴的小女孩,嘴里喃喃地说:“太冷了,他死在一块泥土里了。”

你在哪里?你已经帮我们忘记了吗?你为什么掩面哭泣?请醒来拯救我们。

这似乎是对上帝的祈祷,而不是对人性的呼唤:

醒醒吧,人们,不要践踏生命,不要自相残杀,不要固执己见。